追蹤
銀白色月光的家
關於部落格
溫馨的小說、音樂分享天地
不過當然是以動漫為主啦!!
  • 43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騎士‧少女‧月光石(第三章)

第三章 圖書管理員都是很親切的啦!

 

凱德隆爾要塞都市上的人口大約為一百萬人,其中,將近八成的居民為海恩王國的正規軍隊。

在宇宙拓荒的早期,這顆小小的人工星港,也不過只是海恩王國藉以向外拓墾領域的中繼站,因此就一個要塞所需要的機能上來說,規模相對小了許多。

 

「小規小,看起來倒也不是能夠隨便就能應付的啊。」

亞斯克斯脫下腳邊男子的裝束,同時低聲告誡著同伴。

「話說回來,像這樣子悲慘的躲在暗巷裡面,扒光兩個彪形大漢的事情,我還真是從來沒想過呢。」

「比起這點,我倒是比較擔心依娜雅那裡的狀況。」

費南一面穿上黑色的軍褲,一面擔憂地說著。

「讓她負責後援的工作……真的足以讓我感到一陣涼意啊……」

「也沒辦法吧?她的身分實在太敏感了啊。況且……你就放心吧,只要一切順利,就不會有她出場的機會啦。」

「但願如此了。」

費南輕嘆一聲,戴上了深色的軍扁帽。

暗紅的月光穿透要塞天頂的圓罩,灑在幽暗的街上。

壓下心中的不安,費南跟在亞斯克斯身後,走出了暗巷。

 

他們只有六個小時的時間能夠行動。

 

**

維茲特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,只覺得全身還留著微微的麻痺感。

他揉了揉痠痛的後頸,這才想起來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他往後望去,只見艾妮薇妲與費理歐兩人正有說有笑地吃喝著精緻的點心。

『原來如此啊,妳也經歷了不少事情呢。』

「其實也還好啦!因為除了那些沉悶的實驗內容以外,其實研究員裡面也有人對艾妮相當好的!」

艾妮薇妲臉上泛著紅暈,興奮地從衣領中取出一串銀質項墜。

「你看!這是蘭森跟艾娜,他們兩個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呢!」

『是嗎?那真是太好了。』

費理歐淡淡地笑著。

 

這是怎麼回事?

為什麼這傢伙會在費理歐的面前擺出如此老實的樣子啊!

維茲特站了起來,正準備開口牢騷時,一隻巴掌大小的鳥兒恰好從他耳邊掠過。

『詳細的情形,晚點我會從終端介面傳份資料給你,現在還請你什麼都別說。』

雖然聲音相當細小,但那確實是費理歐的聲音。

維茲特一臉狐疑地看著男孩的側臉,只見費理歐依舊與艾妮薇妲有說有笑地談論著他聽不懂的事情。

『這麼說來,妳並不是賽亞計畫的雛體囉?』

艾妮薇妲先是搖了搖頭,忽然又用力地點著小小的腦袋。

雖然已經過了一天,但是看著她的動作,維茲特還是很難想像那個沉靜到幾乎不苟言笑的艾妮薇妲,跟現在一臉淘氣模樣的女孩是同一人。

「雖然不是雛體,不過也可以算是雛體喔。」

『喔?』

「嗯……艾娜曾經告訴我,原本的雛體在最初的賽亞計劃中,因為實驗的失敗導致人格的崩毀與知能的喪失。不過,幸好當時的相關數據都有備份下來。雖然在那之後,一直到十二號實驗體為止,都沒有人能夠承繼那份資料,不過││」

『妳是能夠順利繼承實驗數據的第一人,是嗎?』

艾妮薇妲點著頭,相當開心的樣子。

 

維茲特全身感到顫慄。

即使是全然與科學無關的他,憑藉多年的警務經驗,也能猜出這段隱藏在這段對話中的許多意涵。

這讓他不寒而慄。

同時,他也不禁納悶起來。

費理歐究竟想作什麼?

 

這座「大圖書館」是已故的克拉米‧費理歐教授獨力開發的高端資料庫。除了紀錄人類史上所有的歷史之外,同時也存在著以克拉米教授姓氏為名的高智能管理系統。

 

那就是這名男孩,費理歐。

 

作為超越一般生物電腦智能的這個傢伙,從自己與他初次見面的那一刻起,就對這名男孩展現出來的一切感到害怕。

他有相當濃厚的求知慾,同時也知曉所有的事情。

只要他想,甚至能運用「大圖書館」的演算能力,干涉目前所有已知的系統。

然而,或許正是因為通曉了世間的一切,才讓他形成了這種乖離孤僻的個性。

不過,向來以個人主義至上的他,現在顯然對艾妮薇妲的一切,產生了相當高昂的興致。

這讓維茲特隱約感到不安。

儘管如此,維茲特還是聽從了費理歐的建議,並未打斷他們兩人的對談,只是裝出毫不在乎的神情,兀自坐在一旁。

 

『喔?原來賽亞計畫目前的負責人是伊洛維塔博士啊?』

「嗯,他是個有點怪怪的人啦,不過艾娜好像很喜歡他作實驗時的表情,總是對我說博士有多聰明多認真。」

『那想必會讓蘭森相當在意吧?』

「咦?你怎麼會知道?」

『這種小事還難不倒我喔,再怎麼說我也是這間「大圖書館」的管理者啊。』

「嘿嘿……」

艾妮薇妲一面笑著,一面拿起桌上的蘋果酒,搶在維茲特伸手阻止之前一飲而盡。

『那麼……』

費理歐突然轉向維茲特,用百無聊賴的語氣說著。

『你帶著這小姑娘來找我,是為了什麼事情呢?該不會是想問問怎樣才能從誘拐幼女的罪名中脫身吧?啊啊,不可能不可能,全知全能的我就只有這點辦不到啊。』

不等維茲特開口,費理歐攏了攏自己紅茶色的瀏海,重重嘆了一聲。

『其實,也不是真的沒辦法,只是實在不想幫你啊。別說是如何洗脫誘拐幼女的罪名了,就算是問我那間整容院才能幫你整整那猥瑣的面容,我都懶得回答你喔。』

「別搶在他人提問之前就先拒絕,你這性格扭曲的小鬼。」

維茲特抽出一份資料,裡面寫滿了亞斯克斯等人的資料。

費理歐只是描了一眼便失聲笑了出來。

『你還沒抓到這小賊啊?』

「全知全能的你不需要問這種問題吧。」

維茲特從資料中抽出幾張圖片。

那是一艘早已被各國星軍汰換的老舊戰艇,乍看之下,那破舊的船形根本挨不起現在新銳艦艇的一砲。

不過,費理歐卻是盯著那艘瑟璐級戰艇,愣了許久。

『這倒是……挺有趣的……』

費歐里盯著圖片,同時揮了揮手。

眾人眼前的空間就像奶油被刀劃開一般,出現了一小片裂縫。

從那深沉的裂縫當中,幾本燙著金字的典籍依序躍出,圍著費理歐繞著圈圈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